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教材建设

张耀灿:我在大学怎样学习?

发布人:发表时间:2017-10-25点击:

 

今天,从自己的经历谈谈我在大学时期是怎样学习的。虽然所处时代有所不同,但有些共性的东西我认为还是可供大家参考和借鉴的。

新同学们要十分珍惜大学学习生活。在旧中国,一般劳动人民子弟是上不起大学的,文盲半文盲遍中国,剝削阶级和少数上层小资产阶级才有钱供子女读书以至上大学;那时的大学生人数最多的年景才八万人。新中国成立到1998年这半个世纪,我们的高校还属于精英型高等教育,大学生最多时是八百万人左右;新中国为了建设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囯家,重视发展高等教育、培养各方面的专门人才,但开始缺乏生源,便设置调干助学金、动员在职人员报考,大学生中“调干生”比例很高;我1955年上华师政治教育系时,年级160多人大多数是“调干生”,我也是在武汉市文教党委组织部工作岗位上考进华师的;从家庭出身看,大多数同学家庭成分是地主、富农、资本家,到1958年时剝削阶级子弟和工农子弟才达到各占一半。从1998年起高校扩招,高等教育从精英型向大众型逐步转变,现在在校大学生已达3690万人。尽管这样,我们的高等教育还未进入普及型的高等教育,高中毕业生还有一半多未能上大学。所以,你们能上大学是幸运的,应当倍加珍惜这四年的大学学习时光。

大学学习好不好,关键看能不能学会自学、学会读书。我在政教系读本科时,住在5栋宿舎三楼,印象最深的是在宿舎里读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列宁选集。虽然老师在课堂上讲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但涉及的著作不多,重点讲解的经典著作就那么几篇,不仅要自己课后精读才能消化吸收,而且通读则只能靠挤大量的课外时间自学。同学们自习时在寝室里很安静,都聚精会神刻苦攻读。我把读书、思考、写作三结合,把通读和精读相结合,比如精读了《共产党宣言》,在整理笔记和思考的基础上,我写了学习心得,投到校广播台播出。有时还把写的学习心得投到《华中师院报》或《长江日报》发表;这样做得益较大,当然很费劲,要深思熟虑,有时中午都不休息而埋头写作。由于专心致志读书,便很少回家,记得有一次一个多月未回家,母亲担心我是否病了便从汉口家中来到桂子山看我,站在宿舎门外走道上讲了几句话、见我平安无事便赶忙回去了。

大学生要坚持研究型学习,学会研究。记得大学二年级时,响应囯家“向科学进军”的号召,我报名参加了系里的科研小组,我的科研选题是“帝国主义殖民体系的瓦解”,论文习作写出后还在全系科研报告会上作了交流发言。那时的教学是大班讲授,小班讨论和答疑辅导,每个同学课外都查资料、做摘记卡片,积极向老师提问并准备好课堂讨论的发言。这样的研究型学习的确培养了我们的科研能力、写作能力。所以,我留校工作后,不论是写工作计划、调查报告、经验总结,还是为领导起草报告稿,都较为得心应手,领导评价说“小张办事可以放心”。在机关做行政工作26年后,1984年调政教系正式转做教学工作,也能顺利转岗、适应教学科研工作,先后主持了国家社科项目、教肓部社科重大课题攻关项目等十多个科研项目。我主编的教材,由于质量好,有《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普通高校版、高师版、《中国共产党思想政治工作史论》评选为“高等教育面向21世纪课程教材”;《现代思想政治教育学》《中国共产党思想政治教育史论》两部著作被国务院学位办评选为“研究生教学用书”。从1997年在国内首批开始招收“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博士生至今已带博士研究生20年。

大学生既要学习当领导,又要学会被领导。我在初中一年级就参加了青年团,中学时代一直是团干部。新中国成立初期,国家缺乏干部,我中师未毕业便被提前抽调到市文教党委工作。上大学初,滿以为自己肯定又会当学生干部,可是入学后组织上并未安排我当干部。因为年级里“调干生”多,有解放战争初参加工作的老干部,有在中小学当过校长的,能人多、党员多。我入学时还未滿18岁,还未入党。大二我19岁加入党组织时,我检讨我的主要缺点是存在患得患失思想。从此,思想修养提高到一个新境界;认识到当学生干部绝不是为了面子好看,而是多作奉献、为人民服务,不当学生干部完全可以也应该积极参加各种社会实践和学雷锋志愿服务,从而在作奉献中得到锤炼。后来我被选为政教系团总支副书记。我留校工作后,在机关26年,同时留校的同学个个都是正处级领导,还有的成为校领导,而我还是普通一兵。有年轻同事问我为什么没被提拔当领导,我说“领导干部是少数,都想当领导,谁当被领导呀?”同事说“你是否犯过错误、受过处分?”我说“没有。”同事又说“那是领导不了解你?”我说“领导对我是熟悉的。”由于不存在得失思想,认为在什么岗位工作都是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所以,工作总是兢兢业业,多次被评为校里甚至省高校系统的优秀共产党员。

大学生要做到健康第一、学习第二。毛主席号召青年学生要做到“身体好,学习好,工作好”。我读书时,口号是“锻炼身体,增强体质,建设祖国,保卫祖国,健康为祖国工作五十年”。那时认为“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德智体全面发展是“正品”、才能成为社会主义的合格建设者和可靠接班人,身体不好、有病就是“次品”,重病、不能工作则成了“废品”。我那时坚持体肓锻炼,还参加了系体操队、校口琴队,在校运动会上参加体操比赛,除了单杠引体向上、蹬足起,还会双杠蹬足起、大倒立。五十岁时还能徒手倒立。老了还经常游泳。现在深深体会到坚持锻炼的好处,今年我已80岁,还在接受返聘,还在本校和中国社科院带博士生,给博士生上课;明年我就留校工作60年了,超额实现了大学定下的目标。现在你们的口号是“每天锻炼一小时,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幸福生活一辈子”。大家一定要为实现这个目标而奋斗!

同学们,我从自身经历中深感“热爱是最好的老师”,由于我热爱当老师、热爱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热爱学生,所以,我的学习、工作才具有了饱满热情和充沛精力!每一位大学生除了热爱和学好自己的专业外,不论什么专业的大学生都应当热爱中国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中国并学好马克思主义理论课。因为宪法明确规定了我国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作为指导思想。学好马克思主义理论和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理论,才能更加坚定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像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那样补好精神上的“钙”、不会得“软骨病”,才能扣好人生的第一粒“扣子”,也才会有更强大的动力和毅力学好专业,做一个全面发展的优秀大学生。

祝大家在桂子山上的四年里生活愉快,学业精进!

 

来源:

(微信公众号:先导之声2017-10-2

威尼斯欢乐娱人城官网-(首页)欢迎您!